首页 生活百科 郑州市动物园人山人海,郑州市动物园55岁断鼻大象去世,曾陪伴80、90后成长

郑州市动物园人山人海,郑州市动物园55岁断鼻大象去世,曾陪伴80、90后成长

郑州市动物园空了一间象舍,这里曾生活着一只会“跳舞”的断鼻亚洲象。

在巴布55岁的生命中,它曾颠沛流离,被人驱策表演,幸运地获救后,成为河南省的动物园里展出的第一只大象,很受欢迎。它曾意外断鼻,经历手术后还是只留下了半截残鼻,却学会了用脚将食物踢起来配合鼻子进食,摸索出了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在郑州市动物园生活了35年,动物园的医院用它的名字命名,文创雪糕上也是它的样子。大象巴布,成了动物园建园三十多年来的灵魂动物,它陪伴了几代郑州人,他们也看着巴布日渐老去。

5月5日,年老体衰的巴布没能挺过麻醉导尿手术,心肺功能衰竭,休克死亡。7日,郑州市动物园在悼念文章里写道,“亲爱的巴布,谢谢你陪伴我们的时光。”

“明星”大象

在郑州市动物园,巴布是名副其实的“明星”大象,它在郑州许多80、90后的童年里留下深刻印象。

卢路就是在巴布的陪伴下长大的。童年时,每逢周末,父母都会带着他去看巴布。卢路记得,周末的动物园人山人海,大象场馆外的游客一边兴奋地叫着“巴布”“巴布”,一边扔下水果蔬菜投喂它。

巴布入住郑州市动物园是在1988年,和它一起的还有妻子“噜嗡”。这是河南省的动物园第一次展出大象。彼时,郑州市动物园刚刚成立三年。

它们原本是一对野生亚洲象,曾被人驱策着完成表演,后在中缅边境被云南边防救出。在卢路的印象中,巴布很聪明,还有点“小脾气”。

巴布的饲养员只要一呼唤巴布的名字,它就会走过来,高兴地甩鼻子,等待喂食。日子久了,巴布逐渐对场馆外喊它名字的游客感到麻木,也不会再因为哪个游客的喊声或者动作停留,它只对游客们投喂的蔬果感兴趣,偶尔有不讲公德的游客往场馆里投掷矿泉水瓶,砸到它身上,它有点受惊,会突然顿住。

它还会“跳舞”,摇头晃脑,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游客看到后很惊奇,称它为“会跳舞的大象”。郑州市动物园动物管理科科长田仁(化名)说,这其实是大象的“刻板行为”——圈养环境中动物长期无法满足户外行为需求引起的单调行为。大象对空间要求极高,一旦被关在有限空间里,就容易出现刻板行为,几乎所有动物园里的大象都有。

田仁第一次见到巴布是在2012年,一见面,巴布就甩了他一身鼻涕,吓了他一跳,感觉巴布特别凶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巴布打招呼的方式,每次饲养员过去,巴布都会甩一下鼻子,就是提醒他们,“该给我吃饭了。”

十几年来,田仁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天都拿着巴布爱吃的胡萝卜去象馆转一圈,叫一声巴布,它就会走过来,伸出鼻子,田仁就把胡萝卜放它鼻子上,看着它慢慢卷到嘴里。为了纠正巴布的刻板行为,田仁还会特意把胡萝卜切成小片,慢慢喂,延长它的进食时间。

巴布离世后,田仁拿着胡萝卜去象馆,看着空荡荡的象舍,“我心里也空落落的。”

断鼻重生

动物园里很难有哪只大象比巴布的命运更多舛。

1996年的一天,当时,巴布和噜嗡住在两间挨在一起的象舍里,一天深夜,巴布踮着脚,想用鼻子推开窗户,问候隔壁的妻子噜嗡。没想到鼻子被窗户夹住,巴布吓了一跳,四肢着地后沉重的身躯拽断了夹在窗户上的鼻子。

大象的鼻子很灵巧,相当于人类的手,吃饭、喝水、沐浴都要靠鼻子,连地上的针都能用鼻子捡起来,和其他大象沟通感情,也要靠鼻子。巴布断了鼻子,就像人没了手指,连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。

当时国内动物园还没有为大象做接鼻手术的经验。郑州市动物园辗转找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五三中心医院(现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八八医院)创伤骨科主任李坤德,请他来为巴布做手术。

虽然有着丰富的断肢再植经验,这却是他第一次为大型动物做手术。李坤德回忆,他进入象舍时,巴布已经过了最惶恐不安的阶段,逐渐平静了下来。它的鼻子断了四十多厘米,伤口还在流血,满身血污,剩下的断鼻耷拉着,眼睛半睁半闭。“但它非常通人性,温和地把鼻子伸出了栅栏。”

参与手术的护士吕青还记得她面对这个庞然大物时的紧张,一开始根本不敢靠近,医疗器械都是临时采购的,“我们平常用的针,根本没法给皮糙肉厚的大象使用,还没扎进它的皮下组织呢,就弯了。”吕青负责在术中给巴布输液。她坐在高脚椅上,拿着像枪一样的针,对准巴布的耳朵,扣一下扳机,针就打进去了。

巴布的手术条件很好,断鼻时间不是很长,而且断鼻保存得非常好,手术共吻合了16条血管、28条神经,成功为巴布接上了断鼻。

巴布从麻醉中苏醒后,看着鼻子上用来固定的钢针,它变得惊恐、烦躁,发出嗷嗷的叫声,还开始流眼泪,显得特别委屈。接鼻手术后,起码七天血管才能成活,这段时间最好能让巴布的鼻子平铺在桌子上不动。这成了最大的难题,从北京、上海等动物园请来的麻醉专家告诉李坤德,这已经是史上给大象麻醉的最长时间了,为了巴布的生命安全,不能再继续麻醉。

好不容易接上的断鼻还是被惊恐的巴布踩踏、撕扯掉了,见它实在没法适应,医生只好为它重新做了断鼻残端修复术,给鼻子修出来了一个尖。巴布一天天好了起来。

大象的饮水量大,但巴布断鼻后吸力减小,喝水很费劲,需要人工辅助。

几个月后,吕青再见它时,惊喜地发现,巴布的断鼻虽然够不到地上的食物,但它学会了用脚先把食物踢起来,再用鼻子卷到嘴里。

巴布断鼻重生的全过程,卢路一直在新闻里关注着,得知巴布重新展出的消息,他迫不及待赶到了动物园。“看到巴布虽然断了鼻子,还能够吃饭喝水,我松了一口气。”

慢慢老去

经历了断鼻之痛的巴布在三年后又失去了它的妻子。

1999年的一天,噜嗡因风湿性关节炎生病倒地。动物园救治了31天,最多时,一天为它输500CC的液体270瓶,花费近20万元。当时噜嗡的饲养员王洋说,输液瓶曾摆满了场馆走廊。

但终究无力回天。噜嗡离世后,动物园把它的骨架制成标本,放在象馆入口处,尸体的剩余部分就埋在大象馆的东北角。刚开始巴布经常会在噜嗡长眠的地方走动,不停地用脚踢、用牙拱,像是想要把噜嗡再找出来。

从那之后,巴布形单影只地过了二十多年,直到郑州市动物园又引进一对年轻的亚洲象,住在隔壁,巴布有时候会把鼻子伸过去,对新来的公象示威。

巴布渐渐老了,它的行动越来越缓慢,也不似当年那样活泼好动,卢路总觉得,失去妻子的巴布变得落寞了。像他一样儿时每周都会去看巴布的孩子们,也慢慢长大,离开了家乡。

但每次回老家,卢路都会带着孩子去看巴布,他遇到了很多和他一样在巴布陪伴下长大的同龄人,现在带着他们的伴侣孩子来看巴布,熟稔地叫着巴布的名字,给孩子讲巴布断鼻重生的故事。

巴布死后,不知消息的游客专程来看它,田仁只能告诉他们,“巴布已经不在了。”它最后的日子,田仁一直陪在身边。

死亡来得很突然。作为一头老年象,巴布近些年一直很健康,身高3米,体重稳定在5吨左右。直到4月16日上午,饲养员突然发现它有下蹲的迹象,可能是腹痛,排便困难。治疗后,巴布状态好了很多,田仁说:“它大吃大喝,身体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。”

4月26日,巴布出现了尿闭的情况,经多方专家会诊,一致认为巴布患尿道结石的可能性较大。需要立即进行手术。

麻醉和手术对已经55岁高龄的巴布来说,风险极大。它没能挺过这次手术,术中因心肺功能衰竭,于5月5日20时30分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看到郑州市动物园发出的讣闻后,卢路郑重地在微博上和巴布说了一声“再见”。巴布是他动物梦的起点,如今他已经是一名动物标本师,经常在微博上进行动物科普,他接触的动物越来越多,但心中始终给巴布留了一个特别的位置。

“亲爱的巴布,谢谢你陪伴我们的时光。”“再见了,朋友!”

 

来源:新京报

关于作者: 笨笨熊

热门文章